• 赣资讯网
  • 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全国开7600家门店,刘强东曾为其代言,海澜之家老板成时尚圈首富

    发表时间:2019-09-23 信息来源:www.pibcuiaba.com 浏览次数:969

     

       07:52:29 AI财经社

      “国民衣柜”海澜之家再次扞卫了服装行业第一企的地位。

      8月22日,全国工商联发布了《全国2019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凭借着超过1200亿元的营收,海澜集团位列全国纺织服装、服饰业民营企业首位,排在总榜单第39位。

      海澜之家老板周建平也稳坐业内服装行业首富宝座。据时尚商业Daily报道,在中国投行俱乐部近期发布的《2019中国最富有的2000个人和家族》报告中,周建平以400亿元人民币的财富,位居国内服饰零售行业富豪榜首位。

      然而,即使居于行业首位的老牌民企,也面临走出服装行业“中年危机”的难题。

      

      优衣库的中国学徒

      与阿里巴巴相似,周建平在海澜之家创业之初同样靠着“十八罗汉”起家。1988年的江苏江阴,28岁的周建平拿着开照相馆赚来的30万元个人存款,承包下当时的镇属企业新桥第三毛纺厂,从事粗纺生产,最初厂内只有18名工人。工厂一街之隔的江阴县精毛纺厂,是同为服装名企阳光集团的前身。

      周建平走向服装行业受到了杉杉西服的影响。1991年,杉杉西服在全国销量攀升,周建平随朋友前去订货时发现了精纺的庞大需求,投入1000万元由粗纺转型精纺大获成功,直到1994年海澜年销售额超过1亿元。1997年毛纺厂改名为江苏三毛集团,销售额超10亿位居行业第二,并在三年后上交所挂牌上市。

      周建军最早将优衣库等国外品牌的成熟经营模式引进中国,使海澜之家形成如今的量贩式服装销售模式。

      2002年,周建平前往日本进行市场考察,日本品牌优衣库引起了他的注意。周建平将优衣库的模式总结为三个特点:服装按性别、功能整齐分区,像超市一样,方便直接;同一款式的服装,提供多种尺码、配色和版式选择,充分满足购物需求;顾客自行购物无导购引导,试衣间充足。

      回国后,他立即效仿这一模式,成立江阴海澜之家,大量开设直营店和加盟店,宣布进军男装销售领域。据电商报报道,首先,海澜之家以“男人的衣柜”定位,专供男性市场。此外,抛弃了传统“人盯人”的导购模式,全程由消费者自主选衣,只有按响货架旁的按铃,才有服务人员来提供帮助。而且,基本上不打折,地址多是三四线城市。

      为什么“一年只用逛两次”海澜之家?周建平曾解释道:“一般男人不会像女人那样经常性的逛商场,看到一件喜欢的衣服,就隔三差五跑去看一次,一年只来海澜之家两次就够了,降不降价不重要。”

      从此,海澜之家逐渐由粗纺起家、精纺发家,转向服装当家与品牌连锁零售。

      不做“老男人的衣柜”

      尽管门店开遍全国,海澜之家却总是脱不掉消费者印象中“老年品牌” 、“土味男装”的帽子,“男人的衣柜”被大众戏称为“老男人的衣柜”。

      2010年起,优衣库、Zara等国际快销品牌抢滩国内市场,挤占着民族品牌的生存空间。作为行业第一的海澜之家也不例外,据媒体报道,周建平曾在2013年海澜之家投资者见面会上公开叫板优衣库,并强调:“我是认真的。”

      五颜六色的服装,代言人印小天、杜淳的夸张舞步,是观众对海澜之家广告的长期印象。2017年,海澜之家的品牌代言人更换为“九亿少女的梦”、青年明星林更新,“性冷淡风”广告显得十分前卫时尚,一改大众对海澜之家的认识。签约国际知名的时装设计师 XANDER 上为海澜之家背书,一时引发热议。

      

      海澜之家还试图将男装品牌的成功规模化复制到其他细分市场,启动多元化战略。其中,“海澜之家”定位于大众平价优质男装;“爱居兔”为中低端女装品牌;“圣凯诺”定位于量身定制的商务职业装。此外还有运动潮牌、轻奢女装、童装、配饰及家居类产品等众多多元化品牌,覆盖细分市场。

      在向品牌年轻化方向努力之外,海澜之家还完成了领导队伍的换届。2017年,周建军在临近退休前将“爸爸的衣柜”转交给子女周立宸与周晏齐,自己退居二线任集团董事长,儿子周立宸任总裁。

      在清华金融专业毕业后的两年里,周立宸先是在上海一家金融公司锻炼,后在2010年回到海澜之家。2017年,年仅29岁的周立宸接任海澜之家总裁一职,并兼任江苏省总商会的副会长。周立宸大5岁的姐姐周晏齐为海澜投资股东,2015年以210亿元的身家成为当时江苏省的女首富,位列胡润女富豪榜新进前十的女富豪之一。

      怼股东否认经营危机

      “如果营收没有超过海澜,就没有资格质疑我们,谁都不许质疑海澜的存货问题!”

      “最高级别的设计师都在海澜之家……我们现在是最好的。”

      周建平在今年4月海澜之家的股东大会上这样说道。

      4月的股东大会上,有海澜之家中小股东持续就过高存货,以及品牌设计方面的经营情况提出问题。周建平以海澜之家突出的业绩表现,以及顶级设计师为由,强硬否认了经营危机,令股东“停止不成熟的提问”。

      

      从财报上看,海澜之家业绩表现确实不俗:2018年海澜之家全年营收超过190亿人民币,增长4.9%;净利润为34.5亿人民币,增长了3.7%。门店扩张继续高歌猛进,全年净增门店数881家,至2019年第一季度期末,海澜之家品牌总门店数已达到惊人的7607家。而至2019年二季度末,麦当劳中国仅有门店3152家,优衣库约在中国内地约开设了700家门店,足见海澜之家的门店数量之多。

      高速扩张的经营模式,也导致市场长期怀疑海澜之家存在库存高企与研发不足的问题。

      广告语为“一年只逛两次”的海澜之家,2018年的库存周转天数为249.28天,而快销Zara等品牌的库存周转曾一度仅12天。同时,海澜之家2018年存货余额达94.7亿元,存货占营收比重49.6%。是男装行业第二品牌七匹狼的两倍。

      此外,海澜之家2018年财报显示,公司研发投入为4900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的0.26%,广告宣传费却高达6.27亿元人民币,宣传费用为研发投入的12倍。据蓝鲸产经报道,海澜之家的模式是直接从工厂拿货,本身不做设计研发,这也是海澜之家研发费用低的原因,但也存在着缺乏设计个性化的潜在风险。

      今年5月,周建平所自信的“最顶尖设计团队”陷入了抄袭门。5月8日,潮牌Roaringwild公开称海澜之家旗下品牌黑鲸涉嫌抄袭,黑鲸部分服装与自己品牌设计的款式、颜色十分相似,几乎只有字母、logo的差别。Roaringwild还指出,海澜之家与巴黎世家、Supreme等知名品牌也出现“撞衫”。

      曾赞助网综《奇葩说》,广告语为“很想红的新潮牌”的黑鲸,因为抄袭而上了热搜;拥有“顶尖设计团队”的海澜之家不到一个月就被打脸。

      “国民衣柜”海澜之家再次扞卫了服装行业第一企的地位。

      8月22日,全国工商联发布了《全国2019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凭借着超过1200亿元的营收,海澜集团位列全国纺织服装、服饰业民营企业首位,排在总榜单第39位。

      海澜之家老板周建平也稳坐业内服装行业首富宝座。据时尚商业Daily报道,在中国投行俱乐部近期发布的《2019中国最富有的2000个人和家族》报告中,周建平以400亿元人民币的财富,位居国内服饰零售行业富豪榜首位。

      然而,即使居于行业首位的老牌民企,也面临走出服装行业“中年危机”的难题。

      

      优衣库的中国学徒

      与阿里巴巴相似,周建平在海澜之家创业之初同样靠着“十八罗汉”起家。1988年的江苏江阴,28岁的周建平拿着开照相馆赚来的30万元个人存款,承包下当时的镇属企业新桥第三毛纺厂,从事粗纺生产,最初厂内只有18名工人。工厂一街之隔的江阴县精毛纺厂,是同为服装名企阳光集团的前身。

      周建平走向服装行业受到了杉杉西服的影响。1991年,杉杉西服在全国销量攀升,周建平随朋友前去订货时发现了精纺的庞大需求,投入1000万元由粗纺转型精纺大获成功,直到1994年海澜年销售额超过1亿元。1997年毛纺厂改名为江苏三毛集团,销售额超10亿位居行业第二,并在三年后上交所挂牌上市。

      周建军最早将优衣库等国外品牌的成熟经营模式引进中国,使海澜之家形成如今的量贩式服装销售模式。

      2002年,周建平前往日本进行市场考察,日本品牌优衣库引起了他的注意。周建平将优衣库的模式总结为三个特点:服装按性别、功能整齐分区,像超市一样,方便直接;同一款式的服装,提供多种尺码、配色和版式选择,充分满足购物需求;顾客自行购物无导购引导,试衣间充足。

      回国后,他立即效仿这一模式,成立江阴海澜之家,大量开设直营店和加盟店,宣布进军男装销售领域。据电商报报道,首先,海澜之家以“男人的衣柜”定位,专供男性市场。此外,抛弃了传统“人盯人”的导购模式,全程由消费者自主选衣,只有按响货架旁的按铃,才有服务人员来提供帮助。而且,基本上不打折,地址多是三四线城市。

      为什么“一年只用逛两次”海澜之家?周建平曾解释道:“一般男人不会像女人那样经常性的逛商场,看到一件喜欢的衣服,就隔三差五跑去看一次,一年只来海澜之家两次就够了,降不降价不重要。”

      从此,海澜之家逐渐由粗纺起家、精纺发家,转向服装当家与品牌连锁零售。

      不做“老男人的衣柜”

      尽管门店开遍全国,海澜之家却总是脱不掉消费者印象中“老年品牌” 、“土味男装”的帽子,“男人的衣柜”被大众戏称为“老男人的衣柜”。

      2010年起,优衣库、Zara等国际快销品牌抢滩国内市场,挤占着民族品牌的生存空间。作为行业第一的海澜之家也不例外,据媒体报道,周建平曾在2013年海澜之家投资者见面会上公开叫板优衣库,并强调:“我是认真的。”

      五颜六色的服装,代言人印小天、杜淳的夸张舞步,是观众对海澜之家广告的长期印象。2017年,海澜之家的品牌代言人更换为“九亿少女的梦”、青年明星林更新,“性冷淡风”广告显得十分前卫时尚,一改大众对海澜之家的认识。签约国际知名的时装设计师 XANDER 上为海澜之家背书,一时引发热议。

      

      海澜之家还试图将男装品牌的成功规模化复制到其他细分市场,启动多元化战略。其中,“海澜之家”定位于大众平价优质男装;“爱居兔”为中低端女装品牌;“圣凯诺”定位于量身定制的商务职业装。此外还有运动潮牌、轻奢女装、童装、配饰及家居类产品等众多多元化品牌,覆盖细分市场。

      在向品牌年轻化方向努力之外,海澜之家还完成了领导队伍的换届。2017年,周建军在临近退休前将“爸爸的衣柜”转交给子女周立宸与周晏齐,自己退居二线任集团董事长,儿子周立宸任总裁。

      在清华金融专业毕业后的两年里,周立宸先是在上海一家金融公司锻炼,后在2010年回到海澜之家。2017年,年仅29岁的周立宸接任海澜之家总裁一职,并兼任江苏省总商会的副会长。周立宸大5岁的姐姐周晏齐为海澜投资股东,2015年以210亿元的身家成为当时江苏省的女首富,位列胡润女富豪榜新进前十的女富豪之一。

      怼股东否认经营危机

      “如果营收没有超过海澜,就没有资格质疑我们,谁都不许质疑海澜的存货问题!”

      “最高级别的设计师都在海澜之家……我们现在是最好的。”

      周建平在今年4月海澜之家的股东大会上这样说道。

      4月的股东大会上,有海澜之家中小股东持续就过高存货,以及品牌设计方面的经营情况提出问题。周建平以海澜之家突出的业绩表现,以及顶级设计师为由,强硬否认了经营危机,令股东“停止不成熟的提问”。

      

      从财报上看,海澜之家业绩表现确实不俗:2018年海澜之家全年营收超过190亿人民币,增长4.9%;净利润为34.5亿人民币,增长了3.7%。门店扩张继续高歌猛进,全年净增门店数881家,至2019年第一季度期末,海澜之家品牌总门店数已达到惊人的7607家。而至2019年二季度末,麦当劳中国仅有门店3152家,优衣库约在中国内地约开设了700家门店,足见海澜之家的门店数量之多。

      高速扩张的经营模式,也导致市场长期怀疑海澜之家存在库存高企与研发不足的问题。

      广告语为“一年只逛两次”的海澜之家,2018年的库存周转天数为249.28天,而快销Zara等品牌的库存周转曾一度仅12天。同时,海澜之家2018年存货余额达94.7亿元,存货占营收比重49.6%。是男装行业第二品牌七匹狼的两倍。

      此外,海澜之家2018年财报显示,公司研发投入为4900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的0.26%,广告宣传费却高达6.27亿元人民币,宣传费用为研发投入的12倍。据蓝鲸产经报道,海澜之家的模式是直接从工厂拿货,本身不做设计研发,这也是海澜之家研发费用低的原因,但也存在着缺乏设计个性化的潜在风险。

      今年5月,周建平所自信的“最顶尖设计团队”陷入了抄袭门。5月8日,潮牌Roaringwild公开称海澜之家旗下品牌黑鲸涉嫌抄袭,黑鲸部分服装与自己品牌设计的款式、颜色十分相似,几乎只有字母、logo的差别。Roaringwild还指出,海澜之家与巴黎世家、Supreme等知名品牌也出现“撞衫”。

      曾赞助网综《奇葩说》,广告语为“很想红的新潮牌”的黑鲸,因为抄袭而上了热搜;拥有“顶尖设计团队”的海澜之家不到一个月就被打脸。

    达到当天最大量

    bbin波音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赣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pibcuiaba.com 技术支持:赣资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