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赣资讯网
  • 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深度」实控人冯鑫涉嫌犯罪,暴风已到尽头?

    发表时间:2019-08-28 信息来源:www.pibcuiaba.com 浏览次数:1976

     

    t01092662968f531f28.jpg

    Storm Group(.SZ)长期以来一直不愿与外界的“小音乐”相提并论,可能会迎来与LeTV相媲美的危机。

    暴风城集团于7月28日宣布,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冯欣被涉嫌犯罪的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有关事项仍有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腾云表示,冯欣的罪行尚未公布,但可以肯定的是,被列为不值得信赖的人名单只是民事和商业案件。除拒绝执行判决外,公安机关对涉嫌犯罪采取强制措施一般属刑事案件。涉及上市公司,可能的情况包括操纵股票价格,内幕交易等。

    最近风暴的股价就像过山车一样。自2019年6月10日左右触及5.91元/股的底部以来,已连续攀升,最高达8.34元/股。特别是,6月24日的意外涨停显示了不寻常的股价。

    冯欣是否涉嫌犯罪将成为风暴集团的最后一根稻草,目前仍不确定。只是风暴处于危险之中,而不是寒冷的一天。

    早在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就2018年风暴年度报告发布了“非标准”审计报告,就已经预见到了危险。

    会计师事务所发出的保留主要是由于以下几个原因:子公司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风暴情报)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亏损为人民币1.19亿元和当前资产4.13亿元。债务为1.66亿元。这些都是重大的不确定因素,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疑虑。此外,风暴商誉的账面余额为1.62亿元,商誉减值准备为2726.93万元。而善意余额中的1.35亿元是Storm Intelligence及其子公司的合并。风暴集团没有贬值它。总之,风暴智能的持续运行能力和商誉减值的不确定性是发布非标准审计意见的主要原因。

    事实上,这些都是暴风雨的成果。因为它是在暴风雨时种植的。

    前驱失败

    2015年11月6日,风暴迎来了他的高光时刻。在上市后的41个交易日内,暴风城的股价从发行价3.57元/股飙升至123.67元/股,该股创下了3个月的37个涨停记录。当时,据说“谈论风暴”,每个人都充满了关于这家公司的神话。

    神话来自风暴业务。

    根据2015年年报,风暴收入仅为6.52亿元,净利润仅为1.58亿元。从收入构成来看,公司2015年产品销售收入为1.32亿元,广告业务收入为4.62亿元。可以看出,风暴更依赖于广告模式。

    二级市场的追求已经引发了风暴的扩大。借助资本市场,风暴在2015年至2017年间进行了各种尝试。

    2015年7月,Storm投资51%的深圳手势科技5100万元。公司拥有一流的国内互联网演艺行业运营团队。当年10月,该风暴持有互联网娱乐平台Windshow Technology 46%的股权,投资额为4600万元。这些花费超过1亿元人民币的这些径流业务迅速成为“人们上楼”,并于2016年底作出减值准备。

    除了秀,风暴也涉及电影业,体育和其他行业。 2016年3月,该风暴抛出了一份高额评价的31.05亿元人民币,并以发行股票和支付现金的形式购买了100%的甘普科技,60%的稻草电影和100%的利东科技。收购金额分别为10.5亿元,10.8亿元和9.75亿元。但最终,该计划由于高估值和电影和电视行业的并购监管收紧而未实施。

    体育产业也是一个对风暴寄予厚望的主要产业。在2016年年度绩效交流会上,冯欣非常自豪地提到风暴体育的发展效率相当惊人。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A轮已经募集了2亿多元。

    但目前看来,这些“奇妙的奇思妙想”尝试都失败了。

    更值得一提的是,上市后,经过二级市场股价上涨的甜头味后,丰鑫和风暴纷纷转向更“宽”的智能硬件领域。可以看出,2016年和2017年,Storm集团产品的收入分别达到9.17亿元和12.83亿元。与2015年约1亿元的收入规模相比,Storm Group使用了Storm TV和Storm VR眼镜。市场一直无敌,即使在2016年,也达到了95元/股的高位。

    电视的命运

    但是缺乏生产硬件基因的风暴已经在生产的道路上蹒跚而行。

    除了非标准审计意见外,风暴的主要业务已经跌至谷底。仅在2018年,风暴就失去了过去五年的所有净利润。此外,它不像商誉减损等一次性损失。风暴的丧失是由于主要业务的损失,即Storm TV。而这正是冯欣所希望的。

    t017cdedebe0e928fb9.jpg

    风暴的丧失与公司自己的基因密不可分。当广告业务在早期开始时,在上市时,商品的销售收入只占很小的一部分。长期的广告思想为冯昕未来转向智能家电行业的失败奠定了基础。

    其中一个预示在于不断变化的产品策略。

    从2015年“DT娱乐”战略目标,到2016年“N421战略”和2017年升级版“AI + 2屏幕”战略,到2018年4月,冯昕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不会谈论铁三角(风暴电视,风暴视频,风暴镜)。从2018年到2020年,我们只说内部和外部的一件事,即风暴电视。“不断变化的策略使风暴集团定位而不是明确。

    但时间不等人。在错过了最好的三年后,风暴似乎已经失传。在收入方面,广告和硬件收入一直是风暴的两个支架,齐头并进。但在此过程中,风暴收入的焦点已经转移。 2017年左右,风暴广告业务收入从4.28亿元降至1.42亿元。但是,硬件业务收入并没有改善。

    更可怕的是风暴硬件赶上了最糟糕的情况。

    2018年,由于资本寒冷的冬天,无论是暴风城电视还是乐视,TCL和海信这样已经占据很大市场份额的老玩家都是徒劳的。此外,小米已成为风暴的新竞争者。根据Ovi Cloud《中国彩电整体市场月度全渠道推总分析》的数据,2018年4月,Storm TV的销量达到9万台,增幅超过600%。但这个数据仅为同期小米的1/3。 2019年2月,电视品牌中国出货量排在TOP10之列,除小米外,其余都是传统电视厂商,而且风暴更是如此。

    曾经,暴风电视寻求外部支持。 2017年12月底,苏州东山精密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山精密)和如东新沂实业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东新鑫)增加了风暴之都指挥官由8亿元人民币。增资完成后,风暴集团和暴风城控股共持有风暴指挥官31.97%的股份,并且仍然拥有控制权并且是最大的股东。其中,东山精密可以帮助风暴电视投入生产。

    但从结果来看,暴风电视显然没有得到保存。

    2017年财务报告显示,暴风电视的毛利率为-3.51%。 2018年,其销售毛利率进一步下降至31.97%。在短期内,Storm TV不仅对公司的综合销售毛利率做出了积极贡献,而且还形成了负面拖累。

    t0123bd5aa0d34211dc.jpg

    路在哪里?

    即使冯欣涉嫌犯罪,风暴的财务状况也已被唱出。

    根据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的数据,风暴书的货币资金仅为613万元,净资产为-9.97亿元,这意味着资产破产。截至2017年底,净资产为8.74亿元。这一变化的主要来源是Storm TV的缓慢库存导致的库存减值准备,坏账和商誉减值。

    换句话说,风暴已经削弱了其核心业务,这意味着一场陨落,风暴无法攀升。

    Storm公布的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测显示,2019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损失为2.3亿元人民币--2.35亿元人民币。损失的主要原因是Storm Smart TV的丢失。此外,风暴智能调整了行政和线下销售部门,预计商誉减值约为1.27亿元。此外,它还包括应收账款,坏账准备金约为人民币3,500万元。

    此外,风暴还宣布,2018年,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2400万元。该公司在2019年上半年的存在是由于上市公司股东的负资产净值所致。

    看到他是一座高楼,看到他的宴会客人,看到他的建筑倒塌了。从景观列表到当前的秋天,风暴只用了短短的51个月。

    t01902f1dc65420bcde.gif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赣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pibcuiaba.com 技术支持:赣资讯网 | 网站地图